平价商号为何得意不再?(图)

  2012年被评为广州十大民生实事之首的平价商店正失去其“平价”内核?羊城晚报昨天披露,有关部门抽查10家“菜篮子”平价店就有7家不平价,同时,平价店的社会效益也不明显,在知道平价店的市民中超过一半的人对平价店感到“一般”或“不好”。为搞清楚当年风头一时无两的平价店到底怎么了,羊城晚报记者沿街走访,试图一探政府财政补贴真正达到惠民效果之路。

  昨天,平价商店几乎成为广州人最热的话题,不禁让羊城晚报记者想起2011年初夏的热闹:当年6月18日,某商场的平价专区挂出显示牌,实时报告平价商品价格与市场平均价格的对比,潺菜平价商店价格0.8元/斤,市场价1.4元/斤,价格降幅达42%;菜心平价商店价格2.6元/斤,市场价2.9元/斤,价格降幅为3%,在菜价高企的广州,这样的平价商店(专区)颇受市民欢迎,一度成为政府惠民新鲜事。

  据了解,广州自2011年开始推行平价商店建设,目标是通过对符合条件的平价商店给予财政补贴,降低农副产品价格,使市民得实惠。这成为2012年广州市政府十大民生实事之首。截至2012年底,全市共建成平价商店448家。

  然而,广州平价商店近日却被曝光建设和运营存在“部分平价商店未完全按规定规范经营”、“总体供应规模较小,农副产品价格降幅不明显”、“平价商店所取得的市民认同度不高,社会效益不明显”等问题。并且,抽查的10家平价店中,广东胜佳超市有限公司应元分店等7家平价店,均存在经营的平价农副产品中蔬菜类销售价格,未达到低于市场平均价的15%以上,粮、油、肉、禽、蛋类销售价格,未达到低于市场平均价的5%以上的情况。

  以广州供销社管理、有政府补贴的平价超市“小鲜驿站”为例,记者在荔湾区龙津东路的门店看到,农副产品平价区内蔬菜并不多,只有一个菜架,有的篮子已经见底,光顾的客人寥寥无几。随后,记者把“小鲜驿站”多种常见菜式的价格,与相距差不多一百米的紫来肉菜市场的菜价作对比。“小鲜驿站”菠菜3.38元/斤,市场价2.5元/斤;生菜2.88元/斤,市场价2元/斤;茼蒿3.38元/斤,市场价2.5元/斤;芥菜2.58元/斤,市场价2/斤。平价商店的价格比普通市场的价格每斤贵0.18-0.88元。另外,在华润万家五羊新城店,商场的平价专区虽然比普通蔬菜区的菜价要低,但是比附近肉菜市场的菜价高。

  肉菜是生活的必需品,关乎老百姓每天的“小算盘”,菜价稍有波动都会引起街坊们的注意。在荔湾区龙津东路“小鲜驿站”门口,很多街坊提着大袋小袋的菜经过门口,却无意进入消费,平价市场的“平价”、“安全”,在街坊心中的分量并不重。

  “早几年开始经营的时候是很便宜,但是现在都是打着‘平价’的旗号而已,菜价普遍都(比普通肉菜市场)贵得多,那就好难怪街坊不去‘帮衬’。”家住附近的黄姨每天早上喝完早茶,就会慢慢散步去买菜,三四年来,她见证了“小鲜驿站”的变味,“当初要排队去抢,现在你看看有谁去买?”

  陈叔不愿意在“小鲜驿站”消费的最主要原因还是“贵”。他跟记者算了一笔小账:一家五口人,每次至少要买3斤青菜,如果买菜心,“小鲜驿站”按照3.5元/斤来算,一天需要超过10元,其他菜市场大概2.5元/斤,一天只需7.5元。“不要小看这少出来的2.5元,菜是一年365天都要买的,一个月就省下七八十块钱,一年就省下将近1000元。”陈叔说。

  当然,平价商店(专区)也并非都不受街坊欢迎,有些平价商店设在附近没有其他肉菜市场的路段,方便了一部分街坊就近买菜,“小鲜驿站的菜吃起来比较放心,而且就算晚上十点钟,还是可以买到菜。”有街坊说。

  不过,记者也发现,荔湾区龙津东路“小鲜驿站”的部分猪肉价格比紫来肉菜市场要便宜,例如排骨,前者是18.8元/斤,后者是20元/斤,上肉前者是10.8元/斤,后者是12元/斤。只是,平价肉的供应并不算充足,据该“小鲜驿站”的工作人员称,基本上到下午1时,平价专区就已经没有肉供应了。

  提到平价商店,江南大道南跃进一巷的街坊还记得该地段的“小鲜驿站”不久前就拆得只剩下店招牌,货品和收银台统统都撤走了。据了解,小鲜驿站江南大道南店由于效益不高,从去年10月底暂停营业整改整修。

  而早在2011年平价市场开张之初,羊城晚报记者曾走访过的黄边平价市场,昨天也被记者回访时发现,已经暂停营业,几个储物柜把一楼电梯口堵住,人去楼空,只剩下三两个货架。有附近街坊告诉记者,该平价超市已经关闭了近两个月。这与当年“新鲜的蔬菜一上架,就被附近的街坊‘一扫而空,“工作人员一早上要补充几次货”的记忆大相径庭。

  黄边的街坊对此很是不舍,“楼下生菜卖2元/斤,楼上只卖1.5元/斤,楼下冬瓜卖1元/元,楼上只要0.68元/斤,而且楼上还是干水称重,很实在。”因为菜价比肉菜市场便宜,李女士经常到二楼的平价超市去买菜,“但是现在真正平价的超市却倒闭了。”

  记者从某“小鲜驿站”的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,目前由于资源整合等原因,全市的“小鲜驿站”数量也正在减少,而且这些年来,农产品的销售量也有所减少。目前平价商店大多仍然面临着资金周转不灵的问题,有些勉强能依靠微薄的盈利和政府补贴维持,有的只好通过提高菜价来提高利润空间,为此,他希望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。

  对此,在2014年8月,广州物价局就表示,对粮油专营店审查,只要年度考核及格且有惠民品种就发奖鼓励继续经营。据《印发广州市价格调节基金管理规定的通知》和《印发广州市价格调节基金扶持项目补贴试行办法》,广州市还将下发价格调节基金扶持平价商店持续经营,奖励基金共计931万元。不过,这轮补贴是否真能让利街坊?考核补贴的新制度是否将导致平价商店新一轮洗牌?都将成未知数。

  有广州街坊坦言,平价商店可能过分依赖市财政补贴,所谓“长贫难顾”,依照市场规律调节价格可能比补贴、奖励更惠民。“其实补贴一直都有,但如果财政补贴后,平价商店依然和周边市场的价格相差无几甚至更高,那么补贴的意义就不大了。”“财政补贴怎么才能真正惠民?相关部门要多作思考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ylvanpens.com/chancai/30.html